我想要什么

意义

作为未来发展的大致规划,我必须要先梳理清楚优先级,以及未来可能会遇到的问题,这样做事才能够保证兼顾自己的兴趣,同时不会饿死自己,最重要的是找到真正的做事理由,这样才能保持最持久强烈的动力,不至于做到一半却发现自己方向错了或是遇到困难问题无法坚持。

王东岳先生说“逻辑先事实发生,是逻辑决定事实,任何一个东西只要在逻辑上成立,必将在现实中发生,因为我们所说的世界由我们的逻辑构造,思想清明是目光清明的前提,这叫思想的力量。”

那么逻辑的有效性如何评价呢?这里有3个原则:

1.自洽:任一新的学说体系或逻辑模型,必须在理论内涵上“自洽”;(“哥德尔定理”意义上的自洽) 2.他洽:任一新的学说体系或逻辑模型,必须在理论外延上“他洽”;(与自身所不能否证的其他尚属“正确”的理论融洽) 3.续恰:任一新的学说体系或逻辑模型,必须在现实层面上“续恰”;(足以覆盖新出现的相关现象及行将发生的事情)

之前男神询问东岳先生究竟是如何构建出如此庞大的知识体系和思维方式的?

先生回答:“我是一个读书虫,做学问,用尽所有的精力仅做这一件事,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会,是一个彻底的废人。换句话说,我是用我的愚蠢,换来这份学问。“

先生说所有的人是一样聪明的,人们只是把自己的智慧使用的方向不同、或者聚焦的程度不同,仅此而已,那么一个学者,他如果能够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智力聚焦在一个点上,他就可能具有极大穿透力。

因而我亦试图构建自己的第一性原理(基点),梳理清楚逻辑之后就开始放手专注做事。

逻辑推演

我先趴出三个假设来构建此逻辑推演的基础。

1.人类的生存建立在身体健康的基础之上。 2.人类的生存必然伴随着生活必需(基本资料)消耗。 3.人类的成长必须突破文化遮蔽效应。

上述的三个假设其实也是未来可能无法避免的大坑,一不小心就会跌进坑里爬不出来,下面详细陈述一下:

1.身体健康

身体在年轻时一般是最最富有活力的时期,但是在预期的未来,大概在40~50岁时,身体的问题就会慢慢出现,特别是现代社会的富贵病,比如说“高血压、高血脂、冠心病、糖尿病”,任何一项问题都会像是一个无底洞,给自己造成非常大的财务和精神问题。

身体出现问题,就会对于自己的身体活动有所限制,想吃的东西吃不了,想玩的东西玩不了,想想也是非常可怕的。

同时,身体是接下来所要讨论的一切问题的基础,没有身体,其它一切免谈。

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健身、每年坚持体检是一个很好的预防方式。

2.生活必需消耗

可能这一项是所有的年轻人极力追求的,基本所有人都在通过自己的劳动换取生存的物质资源。这一代的年轻人,压力也是越来越大,想想目前中国的典型家庭结构就是4-2-1,现在国家提倡二孩政策,可能家庭结构会变成4-2-2,也就是对于一个家庭而言,上面有需要赡养的4个家长,下面还有1个或是2个孩子,对于工薪家庭而言,物质的创造速率还赶不上生活消耗速率,那么长期来看的话,要么收支勉强平衡要么就是入不敷出。

做一个形象的比喻:物质消耗速率就是重力加速度,我们钱的增长速率就是为了克服所谓的“重力加速度”,就是必须达到“第一宇宙速度”,即:钱的增长速率大于或是等于物质消耗速率,才能基本克服财务问题,物质消耗的问题解决了,也就是实现了财务自由。

财务自由的定义是:再也不用为了满足生活必需而出售自己的时间。

作为像我这种无产党,一无所有时,只能通过时间去换钱。

时间换钱几种方式:

a.将每一份时间卖得更贵;(比如说咨询行业就是把每一份时间卖得更贵;在工作单位希望升职加薪的逻辑也是把每一份时间卖得更贵。可是这样的方式是很容易看到天花板的,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实现财务自由基本上是很困难的,因为需要一份劳动才能得到一份收获,万一哪天没办法劳动呢?)

b.将每一份时间卖出更多次/份;(比如说创业开发产品,进行销售赚取利益,这时可盈利的商业模式就是一台赚钱的机器;作家写书,花一份时间创作出作品之后,书可以反复出售的,每多出售一本书,完全不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再或是互联网上各类IP通过课程变现,开发课程需要很多时间,但是一旦开发出来销售1000份或是10000份,收入指数级增长,却不需要老师任何额外的工作;这是一种比较好的方式,就是利用复利效应,前期几乎不增长,但是随着时间在不断增长,而且这种往往是指数级增长,10多年之后的效益是不可估量的。)

c.将每一份时间按比率卖出。(比如说投资,同样利用复利效应,当第一份收入产生时就可以开始投资之路,投资时间越长收益越可观)

3.文化遮蔽

文化是人类面对其生存环境,所产生的谋生行为体系的总和。

它由三要素构成:生存结构、思维方式、遮蔽效应。

简单的解释这三要素:特定的资源环境,会决定你身处该环境时的生存结构,该生存结构会决定特定的思维方式,该思维方式仅在该生存结构下完备自洽,因此就必然会出现逻辑上的遮蔽效应。

换句话说就是,思维同样符合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一个系统,凡是自洽的,必是不完全的,必有bug。

这种文化遮蔽效应如此之强,强到不可能从圈层内部打破,只能依靠外界的力量。

换句话说:系统之内是常识,系统之外是见识,见识比常识重要。

《人类简史》中有一句话:人类的革命不是科学革命,而是无知的革命。

故:我们需要认知迭代与认知优化。

在这个过程中,我追溯到了西方的哲科思想,哲科文化本身就是“务虚”的,哲学可以对科学进行指导,这样的学问可以加深我们的思维深度与厚度,建立雄厚的思想根基,是我们应对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的有利工具。

ChangeLog

  • 2016-11-04创建

Updated:

Leave a comment